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黄页 > 企业新闻 >

成功案例

减税降费有助于释放改革红利

  一个有关中国经济的热点话题,最近出现在众多重要场合。

 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天津举办的201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特别致辞中,谈到了这个问题:中国政府正在研究“明显降低”企业税费负担的政策。

  次日,一位来自日本的企业界代表抓住机会问李克强:“未来中国政府还将出台哪些措施来持续推进税收改革,切实降低企业负担?”

  李克强说,下一步,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国内发展面临的困难挑战,中国将要实施“更大规模的减税和更为明显的降费”。他明确提出了增值税税率继续下降等举措。

  据全国工商联调研报告,2017年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前三大影响因素是用工成本上升、税费负担重、融资难融资贵。

  京东金融副总裁、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,当前复杂形势下,从稳定市场预期来看,最迫切的举措就是减税降费。他向记者举例说,社保费率有大幅下降的空间,养老金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。中央已经提出划拨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,当前是落实这一举措最好的时候。社保费率整体降低,确保总额不增加,是完全可以做到的,也是大家最关切的问题之一。

  按照正在推进的社保征收机构改革,2019年1月1日起,社会保险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。

  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近日举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,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、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表示,去年,国务院印发了《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》。到今年3月,5家国有企业按照方案进行了试点。按照要求,试点完成后,会加快推进划转工作。“我希望加快推进进度,这也是十八届三中全会规定的改革任务,这项改革有利于改善国有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,还将有效增强社会保障体系的可持续性,从而有可能在精算基础上继续降低社保缴费,进一步稳定预期。”

 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指出,政策出台需要关注外溢效应。比如社保征管改革,近期有的地区出现了税务部门追缴多年前社保的情况,有的企业一度压力很大。

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陈昌盛认为,社保征管改革方向是对的,不过在改革中,会有很多以前社保缴费不规范的企业面临巨大负担。他建议政府考虑设立一定的过渡期,避免造成大的冲击。

  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李克强总理回答那位日本代表提问时指出,中国政府要求的是在当前的情况下确保社保费现有征收政策稳定,“不得集中清欠”。实行新的征管体制以后,收费效率可能会增加,与此同时就必须明显降低社保费的费率,其目的就是不但不能增加企业的负担,还要减轻企业的负担。“政府要过紧日子,不能去为难企业,这样才能让人民过上好日子。”

 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指出,当前不管是提升自身的效率还是应对外部的挑战,社保征管改革后,需要关注的是社保费率是否合理的问题。劳动密集型企业受影响最大。

  对社保问题,姚洋的一个建议是,社保费率不要只设定一个标准,最好能设定不同档位。很多中小企业和大企业承受能力不同。

  “全球都处在一个减税的过程。从这个角度上我们也有减税的空间。”陈昌盛说。

  春华资本集团主席胡祖六也指出,中国经济所处的国内外环境存在比较显著的不确定性。如果想要刺激当前的景气度,为未来经济持续成长打基础,“我觉得重点优先考虑减税”。

  “我们需要关注财富效应的宏观影响。”重阳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庆说,财富效应是影响人们消费行为的效应。当人们觉得自己有钱了,比如增加了收入或者房产、股票增值,就会倾向于多消费。如果从提振财富效应、提振投资者信心来讲,毫无疑问减税的效果更明显、更持久。

  沈建光表示,税改是长效的机制转变,而非短期的政策刺激,更有助于为中国经济释放改革红利,帮助国家走出经济周期越来越短的怪圈。

  作为经历了不同经济形势的企业家,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认为,当前关键问题之一是尽快扩大分配,提高居民收入。另一问题是给企业减税,并降低社保费率。表面看来,国家税收可能会有点减少,但实际上是税基扩大了,税收不仅不会减少,反而会增加。”

4200万中小企业网络贸易推广平台!赢天下: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